2020精品国产品在线18年_2020精品国产品在线18年少女_2020久草原国产

風生水起

时间:2020-05-23 11:09:02 出处:2020精品国产品在线18年_2020精品国产品在线18年少女_2020久草原国产

  洛洛 
  洛洛是我,我是洛洛。 
  有明朗卻疏離的笑容,蓄一頭半長不短的發,穿幹凈的棉佈衣服。 
  ——是天蠍A的女子,有神秘的氣息在身上。 
  喜歡高處的風景。微微仰著頭,看明媚的天空;或是閉上眼,有燦爛的陽光在心中。 
  喜歡喝各式各樣的花草茶,用漂亮精致的杯子——若是花,便用細細勾畫著細致花紋的白瓷小杯;若是草,就選古樸大方的紫砂茶具。看那些花草在水中舒展、綻放,便是十分的歡喜。 
  對氣息幹凈的男子有一種特殊的熱愛,覺得那是極致。 
  每天記日記。執著地想要留下自己活著的證據,日記裡的我卻依然陌生。 
  ——總是不願坦白,即使對自己。 
  "洛洛,你這樣平淡。不像天蠍的女子呢。"玫瑰說。 
  玫瑰 
  我在一所半好不壞的學校念經濟。 
  玫瑰是我的室友。 
  玫瑰也喝茶。玫瑰養顏茶。 
  同是天蠍座的女子,玫瑰將天蠍的妖嬈展現得淋漓盡致。 
  煙行媚視。所以身邊有許多男子。 
  "洛洛,給你介紹個男友吧。"玫瑰說著這樣的話時,十指晶晶燦著從我面前掠過。 
  我隻是淡淡地笑,無言地拒絕。 
  ——盡管認為愛情之於我是可有可無的東西,但也不願輕易去糟蹋它。 
  就像我從不忍輕忽每一件我擁有的物事。 
  所以對於玫瑰的妖冶,是有一種鄙薄在心裡的。 
  這樣隱忍地驕傲著。 
  禦 
  禦是大我兩屆的學長,天秤座,算是學校裡的風雲人物。 
  初識禦,我在日記中寫:"愛上那樣的男子,該是很累人瞭:對所有人都親切,不分輕重。"風相星座,一向風流。 
  在校園裡見到,隻是點頭致意罷瞭,並無交談。 
  偶有一次,是和玫瑰一起。玫瑰和他談得熱鬧,我卻寡言。 
  他說自己有個不足周歲的弟弟。玫瑰笑說,你的父母好生浪漫。 
  他卻隻是笑,並不搭腔。 
  "不好意思……但是,你的傢庭是完整的嗎?"話一出口,我才覺得不妥。 
  禦的笑容不變,看著我說:"還是你比較聰明。"看見他疏離的眼神,我一時有些愣怔:"這樣一個善於偽裝的男子呵——把所有的情緒都藏在笑容的背後。尋找他的心情,該是何等困難呢。""洛洛,知道禦為什麼至今沒找女友嗎?"和禦別過,玫瑰便迫不及待地開口:"因為他要求很高,不僅僅是聰明而已。"我看她:"玫瑰,你真是一個孩子。"被寵壞的孩子,才會這麼肆無忌憚地刺傷別人的軟肋。 
  可是……我澀澀一笑:玫瑰還是覺察到瞭吧?畢竟是敏感的天蠍。 
  但是我,並沒有因為禦的話而生出企圖之心啊。 
  ——我終究隻是一個消極的女子罷瞭。 
  禦不久便離開學校,去瞭一傢高薪外企。 
  而我,開始試著給他發短信。 
  是聽瞭習慣療法的說法。 
  ——假如,他習慣瞭我的短信,會不會正視我的存在? 
  小心翼翼地控制時間,既不過分殷勤,也不敢相隔太長。 
  因此每次都隻是極短的問候而已,並不敢相擾太久。 
  矜持如我,連這樣也會覺得莫名的羞恥。 
  終究不如玫瑰,勇往直前。 
  曾有一次在校園遇上盡是商業氣息的禦。 
  猝不及防之下,我隻是呆呆看他,平時的伶牙俐齒竟派不上半分用場。 
  而他見著我,隻是淡淡地說:"公司休假,我回學校看看。""哦。"我笑臉以對,心中卻不免幽怨:我依然隻是一個無關的路人罷瞭,是嗎? 
  但到瞭晚上,我終是向自己投降,給禦發瞭短信:晚上回去小心。 
  他很快回:謝謝啦。 
  為什麼要加"啦",沒心沒肺的樣子。 
  ——還是有些貪心呢,不滿於他的淡然。 
  突然覺得短信實在是一種狡猾的事物,同樣的文字後面隱藏的是什麼樣的情緒,完全讓人不知情。
 就像同樣的他,相同的笑臉後轉著怎樣的心思,我同樣無從得知。 
  嘉 
  認識嘉是在一次生日晚會上。 
  身材高大,神形俊秀。一雙桃花眼,更有一副清亮的好嗓子。 
  ——果然是花心的水瓶座呢。 
  玫瑰的雙眸便是一亮。 
  我並不適合這種嘈雜熱鬧的氣氛,隻是坐在一旁聽別人唱歌。 
  突然麥克風傳到我的手中,有些莫名。 
  抬眼,嘉晃晃手中的另一個麥克風,向我示意。 
  我一時懵懂。將視線轉向屏幕,才發現那是一曲對唱情歌。 
  思索不過一秒,我將麥克風傳給玫瑰。 
  當玫瑰的聲音響起,嘉驚詫地望我,神情復雜。 
  我將淺淺的笑意蘊在眼中。 
  ——你們才是旗鼓相當。 
  玫瑰認真地愛嘉,為他改變。絕瞭與其他男子的來往,舉案齊眉,儼然賢妻。 
  聽她說嘉的好處,她的甜蜜,隱隱在心底嘆息:"玫瑰玫瑰,沒有瞭刺,你該如何?"知道那樣一個說法,一旦女子為男子改變,便不為他所愛。 
  可我又能說什麼呢? 
  ——我那樣為瞭禦,和玫瑰又有什麼不同? 
  所以我隻是看著玫瑰明亮的雙眸,沉默。 
  聖誕 
  玫瑰與嘉的決裂,在聖誕前夕。 
  嘉是狠厲的男子,任玫瑰流盡眼淚也不為所動。 
  那夜玫瑰酩酊大醉。 
  盡管這隻是兩人之間的事,但我在心底對嘉頗有怨懟:這樣的時間,這樣的毫無征兆。 
  ——我的愛情與玫瑰相似,莫非也要這樣收場? 
  想到一年的心思,我的心茫然無緒。 
  第二日便是聖誕前夜。 
  玫瑰暗自神傷,而我,並不知道怎樣去安慰。 
  ——畢竟,這是太過私人的事情,外人怎能得窺。 
  於是默默看書,隻任那沉默的氣氛彌漫。 
  夜漸漸深沉,開始收到許多短信。 
  ——全是無關痛癢的聖誕祝福,甚至有著相同的內容。 
  隻是例行公事罷瞭,一絲絲的溫情都不曾有。 
  饒是如此,我也一個一個地回復。 
  直到嘉的短信躍入我的眼簾——"洛洛,我原是中意你。但你是雲端的女子,我終究求不得。"盯著屏幕上的話語,我一時竟覺得有些呼吸困難。 
  良久,才暗自苦笑:這樣你便傷害玫瑰麼? 
  既然如此,為什麼又要和玫瑰交往?看玫瑰那樣的付出,竟連一絲感動都沒有麼? 
  起身來到陽臺,面對一片沉沉的夜色,長久的無言。 
  思緒流轉,渾渾噩噩。 
  今天,也是應該給禦發短信的吧。 
  可是…… 
  可是見到玫瑰的樣子,就仿佛見到不好的未來。 
  饒是玫瑰那樣的果敢,也隻是這樣的結局;那麼,我那般隱忍的示好,又能換來什麼呢? 
  嘴角,牽起一絲苦笑:雲端的女子? 
  可知我已為另一個男子低到瞭塵埃裡? 
  風生水起。 
  ——水大抵都是被風撩撥的吧,可水又怎麼可能追上風呢? 
  也許是該選擇放手吧? 
  從此不再有關系。 
  暗沉的夜色,壓得我心中煩悶。 
  ——也許,過瞭今夜就好瞭…… 
  手機的聲音再次響起。低頭看去,居然是禦。 
  這算什麼呢?時間上如此湊巧。 
  匆匆將短信看完,隻覺心中酸澀,難以成言。 
  ——明知道隻是例行公事,自己,卻又在期待什麼? 
  既如此,也就罷瞭…… 
  ——既然你隻把我當作泛泛之交,那麼,就慢慢結束吧。 
  結束?我對自己的用詞感到一陣好笑:從未開始過,何來結束呢? 
  正要挑一條話語漂亮的短信回復,禦的第二條短信又至。 
  大概是網絡錯誤導致短信重復發送吧? 
  我漫不經心地打開短信閱讀——"洛洛,我在樓下,想見你。"樓下?我下意識地低頭看去,觸目所及隻是一片深深的夜色。 
  下一秒,我抓起大衣,不顧玫瑰詫異的目光,迅速向樓下跑去。
 到瞭最後一層的樓梯拐角處,我慢下腳步,平復瞭一下自己紊亂的呼吸,整整身上的衣服,盡可能平靜地向外走去。 
  門外是一對一對的情侶,但禦的商業氣息使他在人群中也獨特。 
  我綻開一個平靜的微笑,向他走去:"你今天怎麼會來學校?工作不忙麼?"他似笑非笑地看著我:"你說呢?"臉不可抑制地燒起來——盡管心中有所冀望,但這是可以成真的麼? 
  多少有些示弱地低下頭去,口中喃喃道:"我怎麼知道……""洛洛,你這麼聰明,何必懂裝不懂呢?"他笑,帶著戲謔。 
  突然就覺得委屈——既然你什麼都懂,看我這樣子十分好玩麼? 
  怨怨地看他,隻覺眼前半是模糊半是清明。 
  ——是淚水跑出來瞭吧? 
  " 沒有事的話, 我就先回去瞭。你自己路上小心。"我看著前方,帶著些許情緒,淡淡地說完,就想轉身上樓。 
  不意被他抓到他的懷抱中,陌生的肢體接觸讓我莫名緊張。 
  "洛洛,洛洛。"他低聲喚我,微微使力制住我的掙紮。 
  於是,眼中的淚再也不能抑制地流下。 
  "你欺負我……"從來不曾有過的撒嬌語氣就這樣自然地說出。 
  聽見他沉沉的笑聲從頭頂傳來,頓覺有些羞赧,便尷尬地噤聲。 
  極短的沉默後,便聽見他沉穩的聲線:"洛洛,你知道,我總是花很長的時間去考慮、去選擇,但我一旦認定瞭,便再不會放手。"他低頭,目光炯炯地盯住我:"所以,洛洛,做我的女友,可好?" 

热门

热门标签